试想一个女性赋权的世界

试想一个女性赋权的世界
图片来源:pxhere,CC0 Licensed.

「谁是沙碧塔?」沙碧塔.蒂维(Sabita Devi)问出这句话时,我正看着她。她形容自己是贾坎德邦的一位妻子兼母亲,那是全印度最穷困的邦,她绝大多数的人生都是终日待在家中。「村里没人知道我名字,」沙碧塔告诉我。她与外界的联繫完全由丈夫掌控:她能和谁说话,她可以买什幺,还有何时(以及是否)能去看医生。除了子女之外,她与所有人事物完全隔绝。

一旦女性拥有手机……

不论时空境地,孤单的距离感对女性而言,并不罕见。问问上世纪任何一位美国女性主义作家,便知道。解决之道複杂得惊人,得缓慢渐进的改变数千种存在已久的文化规範,而且还没有任何手机应用程式能解决这项难题。

但这不表示手机应用程式就派不上用场,绝非如此。假设世上所有女性都有手机的话,她们将不再孤立无援,并且能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发挥力量。

以医疗保健为例。所有女性都有智慧型手机的话,便能在对的时间,以正确形式,取得正确资讯。例如,一位不识字的奈及利亚妇女怀孕三个月,或许会收到豪萨语(Hausa)的语音讯息,描述贫血的情况,并解释该如何补充铁质;同样的,这个系统也可用来提醒她需要做产前检查的时间,或何时该带孩子去接种疫苗;最后,出现异常问题时,她也能用视讯通话的方式,向医师谘询,在医师的指导下,透过电话测量体温、血压、检查其他主要症状,让医师有一些诊断的依据。

另外,还有农业方面。贫苦的农民之所以一直处于穷困,绝大部分原因在于缺乏所需资讯,所以农地无法提升收成。举例来说,农民对于所耕作土壤的营养成分,几乎一无所知,因此他们便无法选择合适的肥料、或最适合种植的作物;还有缺乏可靠的市场价格资讯来源,因此,随便哪个商人上门来报个价,他们都得被迫接受。既然在非洲(及许多南亚)国家的农民为妇女,这便成了女性问题。此外,平均而言,女农民的生产力也低于男性,原因众多,其中不乏像是农业训练班的性别差别待遇,还有收成时,女性难以雇用及管理男性农工等等。

不过,有了智慧型手机以后,女性农民便能观赏当地农民根据当地土壤及天候状况所提供的培训影片;她们将可透过手机应用程式,得知作物在不同市场的价格,成为掌握资讯的卖方;女性农民还能利用手机彼此联络,并有效组织合作社,以团体会员的形式更有力的表达需求,不再当个孤立无援的个体户。

银行业务是另外一例。即便最穷的女人都有资产,赋权的关键之一,就是必须确保她们能够控制自己的资产。我曾读过一份令人震惊的研究报告,当中显示由女性支配家庭预算时,孩童的存活率会高出20%,单纯只因为她们花钱购买的品项,如食物或医疗等等。

传统银行并不认为服务小额交易的客户有利可图,导致穷人女性转而求助地下经济体系,或是藏钱,或购买珠宝、牲畜做为非流动性资产,或是向高利贷借贷。

所幸,数位科技大幅降低了交易成本,这意味着人们可透过手机,进行小额且安全的储蓄、借贷或购买保险。这种技术已在孟加拉及肯亚等国发展,但许多新兴的数位经济仍由男性主导,主因在于男性拥有行动电话的比例,比女性高出许多—在孟加拉,只有46%的女性拥有手机,而男性却高达76%。此外,只有13%的孟加拉女性使用过行动银行业务,而男性则有32%用过。当全球持有手机的男女比例均等之时,将可释放数10亿人口的经济实力。

藉助智慧型手机为女性赋权

这个愿景的好处在于:你不用特意睁大眼,便能清楚看见。我并非在假设一个科幻的未来世界,地球上有超过2/3人口拥有行动电话,这些人会逐渐变成拥有智慧型手机。2014年,全球贩售的智慧型手机已超过10亿支以上。

因此,从统计数据看来,情况相当乐观。儘管如此,要达到智慧型手机的全面普及,仍有一大段距离。数据流量的价格必须降低,许多持有智慧型手机的人甚至不用网路,就是因为费用太昂贵的关係。网路必须布建至世上最远的偏乡,大体而言,那些地方正是最需要网路之处。

欲透过智慧型手机来为女性赋权,需要做的工作还包括:得确保拥有智慧型手机的女性人数,和男性一样多;必须有专为女性设计的手机应用程式,以满足她们的特定需求。

然而,更大的障碍在于文盲,这问题是女性赋权的阻碍。不识字的女性,将无法充分利用她们的行动电话。

没有任何一项科技可独力促成性别平等,然而,智慧型手机将可协助助女性建立从未有过的联繫与连结,藉此改变世界。

【书籍资讯】
   《巨科技》

试想一个女性赋权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