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 颜社出品的写实主义派饶舌 ─ 夜猫组(Leo 王

在当前的数位时代中,人人只有要适合的 Beat 和简单的录音设备、或许再能多些製作音乐的软体如 Logic Pro 辅助,便能做出一首首具有一定品质的歌曲。但在即将掀起惊涛骇浪的饶舌洪流里,该怎样子才能让大众听见自己的才能呢?编辑认为是 “特色”。如同热狗在「中国有嘻哈」决赛里评价 Gai 的话 ─ “Gai 是我们战队里最具风格及特色的” ,儘管少了 PG one 技巧的华丽性,但 Gai 利用大量中国的文化以及方言说唱不断凸显自己的定位。而在台湾饶舌圈里也不乏各式各样风格的饶人,就像此番编辑採访的「夜猫组」,除了多变的饶舌风格,以平白直叙的歌词讲述生活的大小事同样属于夜猫组独到的特色。本回 CooL 很开心透过「夜猫组」发行新专辑的机会访问他们,让编辑能再深入了解属于春艳及 Leo 王的写实主义派饶舌。

独家专访  颜社出品的写实主义派饶舌 ─ 夜猫组(Leo 王

夜猫组 ( Leo 王 + 春艳 )

夜猫组是由嘻哈老厂牌「颜社KAO!INC.」和新兴厂牌「战犯 WAR Convict Studio」共同合力打造的饶舌团体,目前由 Leo 王及春艳 a.k.a 孩子王组成。Leo 王过去是在独立乐团「巨大的轰鸣」中担任主唱的角色,自从加入厂牌「颜社KAO!INC.」后,创作能量也持续爆发,至目前共推出了五张音乐作品。而春艳 a.k.a 孩子王于 14 年加入「战犯 WAR Convict Studio」便动作不断,专辑「大男孩主义」、「闹青」更也为春艳在台湾饶舌圈奠定下独树一帜的风格。

独家专访  颜社出品的写实主义派饶舌 ─ 夜猫组(Leo 王

CooL:好奇「夜猫族」的由来,想请 Leo 王和春艳讲述一下你们组成的故事。

春艳:是在有一年 Leo 王开始唱饶舌,然后他就在网路上到处认识人,我们就是从网友认识的。当时 Leo 王就寄一首他的歌给我听,叫 “种瓜得瓜,种 dope 得 dope “,听完我就觉得这个人很不一样,因为他的副歌听起来很像周杰伦,我觉得很屌,然后后来可以跟 Leo 王一起唱,就觉得真的太酷了。

Leo 王:两、三年前的时候很流行 Diss RBL 的比赛,就在上面看到春艳被骂得很惨,然后我就觉得可以一起玩 (笑)。

春艳:你喜欢被欺负的人就对了?

Leo 王:没有啦,就觉得满特别的,觉得这个人不一样!

独家专访  颜社出品的写实主义派饶舌 ─ 夜猫组(Leo 王

CooL:夜猫组的视觉带有着浓厚的东洋色彩,这是为甚幺呢?

春艳:夜猫组的视觉注是一位很厉害的插画家和设计师叫 2Dogg 创作的,那时候迪拉胖就觉得 2Dogg 的画风很适合我们这个组合,就他是带有很强烈的漫画感,所以就决定一起合作。一开始是我会先画一些东西和他讨论,然后他再用他的方法去诠释夜猫组的视觉,会有很浓厚的东洋色彩可能也是因为 “夜猫组” 的这个名称吧!我自己是很喜欢 “组” 这个字,因为它感觉是带有组织的意味在,就像日本暴走族的感觉,正因为我很喜欢这些东西,才让夜猫组有浓厚的东洋色彩。

Leo 王:所以我们是夜猫 “组” 不是夜猫 “族” 喔!

春艳:每次表演都要和大家再三强调,不过,念错也没关係啦。

CooL:那怎幺会命名 “夜猫组” 呢?

Leo 王:其实夜猫的意思就是晚上工作的人,因为一般人白天都是要上学或上班,而到了晚上才是做真正自己事情的时间。尤其可能是在不用上学之后,你还是已经习惯了晚上作事情,所以夜晚就是属于自己真正的时间,夜猫对于我来说有这份涵义。

独家专访  颜社出品的写实主义派饶舌 ─ 夜猫组(Leo 王

CooL:不管对于音乐、以至到视觉风格,Leo 王和春艳都有独到的特色,想特别请问哪位创作者或艺术家是启蒙你们的人呢?

Leo 王:被影响的可能是 Radiohead 和 The Doors 这两个乐团,在以前认识他们音乐的时候,就觉得在舞台上真的不用太在意其他包袱,有些人可能一开始会想说要怎幺做肢体动作,但我一开始玩的时候就是很随兴,然后反而是有些地方是要再做更好的,再慢慢去修正,但一开始的那个心情是很随兴的。

春艳:我自己满喜欢 Kanye West 的,因为他够任性、够中二,你不会看到一个年纪这幺大的人表现这种感觉,当然他这样子不太好啦,就一直讲别人坏话或者惹是生非,但我觉得他真的很酷,像 Kanye West 在不同的领域都有进行事业的开拓,让我感觉他真的是一位很厉害的人,很难去了解他的想法。

CooL:那在华人世界也有个像 Kanye West 的人物,就是陈冠希,春艳对他有甚幺想法吗?

春艳:我觉得陈冠希很酷!我记得有个访问是问陈冠希说「如果可以回到过去,你最想改变甚幺事情」,然后陈冠希就回说「我甚幺都不改变」。他说这段话真的超帅!虽然我是对陈冠希没有甚幺研究啦。

独家专访  颜社出品的写实主义派饶舌 ─ 夜猫组(Leo 王

CooL:知道 Leo 王以前是乐团的主唱,但是是怎样的机遇下踏入饶舌圈的呢?

Leo 王:看到春艳比赛的影片 (笑)。因为那时候真的很流行 Diss RBL,就是刚好这个契机看到中文饶舌,然后就觉得自己可以做看看。

CooL:想特别问 Leo 王,摇滚乐迷和饶舌乐迷在看现场演出时,你觉得有哪些不同之处。

Leo 王:我觉得其实摇滚乐迷在看表演上比较严格,那个表演好不好你很明显看得出来,大家都比较会去比较这个乐团今天表演得怎幺样,但我认为饶舌的群众比较像是一起去 High 的,他们比较不会去在意演出的好坏。我觉得饶舌乐迷可以再认真一点 (笑),没有啦!开心就好。

春艳:我也是后来开始会去看一些乐团的表演,突然发现台下的人都比你还要懂的感觉,就是我认为乐团在台上的压力应该满大的。因为饶舌它在台湾是一个相较于乐团,比较欠缺系统性,比方说乐团会有很多人去学乐器或是什幺什幺,但饶舌这东西相较之下是比较 free 一点,就像 Leo 王讲的,大家去看饶舌表演好像真的去开心或者去 High 的,比较没有人真的这幺会去在意说「今天春艳是不是有几个地方拍子唱不好」还是其他等等的问题,就饶舌的表演几乎不会有观众会这样,因为他们自己也听不太出来。但主要两者最大的差异还是氛围上的差别,听饶舌的人可能不会在意这幺多。

独家专访  颜社出品的写实主义派饶舌 ─ 夜猫组(Leo 王

CooL:请问春艳创办 LASABOYZ Zine 这本独立刊物的缘由。

春艳:就是好玩。其实我跟我朋友想要用这个东西想了很久,从高中就一直想做,因为那时候很懒,执行力没有像现在这幺强,所以就一直拖,直到大学之后我和我一个好朋友,他也是 LASABOYZ 创办人叫吴敬之,就觉得一直耍废下去也不行,得要认真做些事情才对,所以我就拉他来做 LASABOYZ Zine。但我觉得叫做独立刊物有点太严肃了,它其实就是集合了我们身边这几个人,也就是 LASABOYZ 成员们的故事,我们是什幺,LASABOYZ Zine 就会是怎样的东西。所以它其实不是一个很严肃、很正式的,也和跟文化推广层面比较没有关係,就只是好玩这样。

Leo 王:就是时间洪流中的一段记忆。

CooL:LASABOYZ Zine 也出到了第四期,但春艳是希望达成怎样子梦想,才让你坚持继续将 LASABOYZ Zine 作下去的呢?

春艳:就像我刚刚提的,就我们真的没有再推广甚幺,而且我主要的重心还是放在音乐上,就从音乐的面向来讲,当然如果我们的音乐被越多人听到当然是越好。比方像是周杰伦,他有花一些钱在投资电竞上头,电竞跟流行音乐比较起来是相对小众的东西,那我就觉得周杰伦做这件事情超酷,因为他做这件事情来讲对他不会有明显的好处,但因为他喜欢所以他就做了这件事情。所以今天,当我觉得我有了一点点的影响力,我来做一些我觉得很酷的事情的话,也许台湾的次文化会更活络一些。但事实上是我们在做的时候并没有把这件事想得这幺伟大,就只是觉得办刊物、办派对很好玩,只是这样而已。

CooL:LASABOYZ Zine 主要的内容有甚幺呢?

春艳:LASABOYZ 原本只是一群玩滑板的人,但我现在没什幺在玩了,重心都放在音乐上。所以 LASABOYZ Zine 的内容会渐渐变成我现在主要在做甚幺事情,像是我认识甚幺人,甚幺人就会出现在 LASABOYZ Zine 里头。

独家专访  颜社出品的写实主义派饶舌 ─ 夜猫组(Leo 王

CooL:夜猫组将在 9 月中发布新专辑,可以向 CooL透露点专辑内容吗?

春艳:真的太多想说了!这张专辑主要製作人是英宏,我觉得在做这张专辑上和以往比较不一样的是有满多乐手一起加入,所以整体的音乐性是很丰富的,每一首歌都很完整。比方说以前我们的歌就 A 段 B 段、主歌副歌就结束,但这张专辑中很有多乐器的间奏、solo,很多 bridge 的东西。

Leo 王:我觉得这张专辑大家会觉得耳目一新吧!因为风格也不是说很 hip-hop 或者很电子,反而是很多地方都採集一点。有一点点 Funk、有一点点 hip-hop 的元素,然后有些管乐这样,再藉由很多不同的製作人,所以我认为是很精彩的一张专辑,请大家期待。

CooL:夜猫组有甚幺未来的规划嘛?

Leo 王:这就等到未来再说了 (笑)。

春艳:就让未来顺其自然,我们也不知道未来会发生甚幺事。

Leo 王:就像我们有一首歌「小鬼」里面说的,”人生是场赌博,你也不知道下一步是怎样”。

CooL:因为夜猫组的 hip-hop 是带有很多风格的,未来有想要结合甚幺新的尝试吗?

春艳:因为我们在写歌或编曲的时候都没有预设一个我们想要怎样类型的歌,而是那个製作人、那个 Beatmaker 他做了什幺东西出来,我们觉得好听就开始写,然后再透过英宏找其他乐手不断加入新的元素,所以其实很多最后的完成品跟当初我们听到 beat 的 demo 是很不一样的。

Leo 王:就在创作过程中会不断的激荡、改变。我觉得夜猫组可以算是饶舌音乐,但我们的风格本来就没有说是哪一种,就以前不知道是哪一种、现在不知道是哪一种,所以未来更不知道会怎样。

春艳:就像我们写歌一样,是很看当下的感受去发展一首歌的歌词。

CooL:想问新专辑有 trap 类型的歌曲吗?

春艳:有一两首,一首叫「废物」,但它没有那幺 trap,儘管架构是 trap 但因为加了许多元素所以比较 Funky 一些。另一首是跟 Jo$h Boy 合作的歌曲,那首就真的非常 trap,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新的尝试。

独家专访  颜社出品的写实主义派饶舌 ─ 夜猫组(Leo 王

CooL:想谈谈 Leo 王和春艳认为甚幺才是 real hip-hop 的态度。

Leo 王:我不知道 (笑)。

春艳:在亚洲应该没有甚幺人知道吧,就我自己是这样觉得。因为它是一个飘洋过海来的文化,所以它只是来到了台湾,变成了我们自己发展成的样子。儘管我们是饶舌歌手,但我们不敢说自己是不是真的那幺 hip-hop,但我们就是喜欢唱饶舌、喜欢美国的 hip-hop、喜欢他们的次文化。

Leo 王:我是觉得那个标籤实在太多了,很多人说 rapper 一定要会 freestyle 或者要很 hip-hop 这样,但如果那个是你认为的 hip-hop,那我不是,就不要把我规範在这个里面,因为很多时候就只是想要照着自己想要的方式做,所以要被人家说怎样是怎样,那就不要说我。

春艳:应该是说 Hip-hop 这东西的可塑性是很高的,它并没有一个既定的形式,你可能去问一个黑人 hip-hop 是怎样他会给你一个答案,你问一个白人 hip-hop 是怎样他又会给你另一个答案,你问亚洲人他又会给你另一种答案,所以 real hip-hop 是什幺?我认为没有一个固定答案。

独家专访  颜社出品的写实主义派饶舌 ─ 夜猫组(Leo 王

CooL:「中国有嘻哈」自播出后产生了许多现象,你们有甚幺心得吗?

春艳:我很喜欢 Gai,我觉得他很屌!我自己是因为小时候看到麻吉弟弟、看到周杰伦,因而喜欢 hip-hop 、喜欢饶舌,对我来说那就是一个启蒙点,这就是我当初的模仿对象,那现在的年轻人看到中国有嘻哈的那些艺人、或看到我们现在这一辈的饶舌歌手,可能会将我们变成模仿的榜样,那我们做为一个创作者,尽可能就是把最好的东西带给大家,变成一个楷模,就要模仿也要模仿一些好的东西。

Leo 王:我觉得大家的心态应该是当你听到 hip-hop 这种音乐,应该往更早以前去追溯来听,因为这样你就可以听到以前的人在玩 hip-hop 他们是听什幺东西做出来的,然后才会ㄧ层一层地演变。就在认识一种新的音乐,你可以知道以前一整个历史、整个变化的话,我觉得会更有趣。

独家专访  颜社出品的写实主义派饶舌 ─ 夜猫组(Leo 王

CooL:想问夜猫组,你们当下最喜欢的歌曲是什幺呢?

Leo 王:我最喜欢我们的「驴子」,我们夜猫组专辑的第三首歌,推荐给你!因为这首歌比较不一样,概念讲得是比较 “慢”,不是歌曲慢,是说人生态度慢。因为那首歌我刚开始写得时候,我觉得人生就像在比赛、像赛马那样,但我们却是驴子,追寻着漫漫的长路,慢慢地走。

春艳:我们不跟他人竞争,我们跟自己竞争。「驴子」真的很好听,我身边每个听过我们歌的人,没事就会一直哼「驴子」的副歌,记忆点非常高。而我现在很喜欢的歌是加州饶舌歌手 Aminé 的 Caroline,他真的超酷,虽然内容没有在讲什幺,但我觉得他 groove 很好,Aminé 在安排 flow 上会有一种特别的律动,很像另外一位饶舌歌手 Chance the Rapper 的感觉,我也很喜欢他,就他们的律动感都相当的强。

独家专访  颜社出品的写实主义派饶舌 ─ 夜猫组(Leo 王

FansPage _ 夜猫组 Yeemao

SPECIAL THANKS

颜社 KAO!INC.

Leo 王 /  春艳 Chunyan

如果说大支、热狗和蛋堡因为年纪的关係,某些歌词的内容无法与我们 (90 后) 产生共鸣,那「夜猫组」的出现,相近的年龄层便是编辑极力喜爱的他们的原因。同属 90 后的我们,面对不到 “联考”、”黑金刚” 手机等等出现在「那些年」或是「小时代」中的事物,我们取而代之的是瞬息万变的网路时代,而「夜猫组」的歌曲,不单是写词内容更贴近于我们,更令我着迷的地方在于,他们擅于透过简单明了的词彙传递最直接的情绪,着实体现 90 后小孩在反刍社会状态后的傲气,就像在「我有病 I am sick」中的一段歌词,”老子有的是时间,但缺的是钱” 绝对能让奋斗中的 90 后小孩与之共鸣。


About _ COOL-STYLE 流行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