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一低价「大创」立功,日本破产渔夫成了亿万富翁

单一低价「大创」立功,日本破产渔夫成了亿万富翁

现在零售百货业最红的生态莫过于「折扣低价店」,无论是中国的名创优品、美国的 Dollar Tree 还是日本的大创(DAISO),总是人满为患。靠着卖这些价格低廉的商品真的能赚大钱吗?日本大创创始人以亲身经历为证,卖 1 美元商品也能逆袭成亿万富翁。

矢野博丈是日本「百元店」(编按:指 100 日圆)大创的创始人,这家店被很多人称为「日本购物天堂」,在店里花 1 美元就能买到零食、巧克力、蔬菜、水果、文具、化妆品、厨房餐盘和常用的五金工具等商品。相信经常化妆的女孩们一定知道大创的眉毛定型液和粉扑清洗液。

单一低价「大创」立功,日本破产渔夫成了亿万富翁

矢野博丈率先在日本开创了「单一价格制」商店先河,靠着我们熟知的「全场均一价」的商业型态,矢野博丈的财富净值已达 19 亿美元。

OC&C 战略谘询公司的合伙人 Pascal Martin 表示,矢野博丈的成功在于选了正确的时间点,推出最恰当的商业型态。

日本经济泡沫爆发几年之后,日本消费者的习惯开始发生深刻的变化。人们不再崇尚奢侈、不再追求昂贵,开始追求性价比,追求物美价廉。就在这个时间节点,矢野博丈创立了 100 日圆店大创。

美国 1 元店的崛起也与日本类似,2008 年经济危机后,许多美国人失业,收入下降,很多中产阶层家庭为了节省日常开支光顾「百元店」。美国连锁 1 元店 Dollar General 要在今年启动新开 1 千家分店的计画。

矢野博丈创业之路还有点小艰辛,根据大创网站的资料,大学毕业后,他从事过很多不同的工作,甚至继承过岳父的打渔产业,不过最后破产了。

1972 年前后,矢野博丈当了一阵子「流动商贩」,用自己的小货车在街边卖商品。在卖东西的过程中,萌生了不用标价,一律东西都卖 100 日圆的想法。随后,就一直琢磨用「100 日圆」搞点大事情,于是就有了大创。

在泡沫经济后的十几年时间内,日本的经济一直处于恢复期,人均工资水準并没怎幺提高,日本人更精打细算了,这就推动了廉价店产业链的发展。目前,包括大创在内,日本共有 4 家较有名气的 100 日圆店。根据瑞银 2016 年 3 月的资料,这几家全国折扣连锁店的年营业额大约为 6,000 亿日圆(约 54 亿美元)。

大创就是 4 家店内营业额最高的,且也是规模最大的。根据彭博资料,大创在日本本土拥有 3,150 多家门市,海外有 1,800 家。 上架商品共有 7,000 多种,2017 财年营业收入增幅为 6.3%。

无论是 100 日圆、1 美元还是 49 元台币(编按:大创在台湾目前已有 39 元、49 元与 59 元等多种价位的商品),这类零售店主打就是价格便宜,薄利多销。主要销售策略是用更低利润率占有市场。其中最关键的一环就是产品的採购与供应。

矢野博丈将成功的原因总结为:精明的产品採购。他们的採购团队会与製造商谈判,以低价格大量订购产品。这些产品一定是品质稍微好一些的,且在造型上较突出的生活必备品。

横扫中国的名创优品与之有类似处。当你逛名创优品时,会明显感觉到与街边小商品店不是同档,货架上并不是那种将过期且看起来髒髒的东西,而是各个都很精緻便宜。这主要是因为在产品採购上,名创优品是选有特色、品质看起来不错的「爆款」商品。

单一低价「大创」立功,日本破产渔夫成了亿万富翁

根据联商网报导,名创优品的产品均以万为单位下订单,同时买断制供货,把所有压力都放在品牌上,这种压力倒逼名创优品要开发和设计出超高性价比的爆款产品,来降低採购成本,进而提升利润空间。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大创和名创优品,不像处理即将过期产品和残缺品的廉价大卖场,他们赋予「百 元店」全新的面貌和商业型态,也就是消费升级版的义乌小商品城。谁不爱又便宜又好的东西呢?

虽然中国和日本的经济都有回温,社会零售总额增加,但还是有不少人要精打细算过日子。根据日本消费者厅一项调查显示,44% 的日本受访者宁愿把奖金存在银行里,有计画性的花钱。而中国人呢?估计是迫切的想存钱买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