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一化的身体美感:校园减重活动是否沦为「秤猪肉杀猪公大赛」?

各地各校的「减重大赛」

笔者近日在网路上见到一张图,图中公告台湾某校卫生组在校园内对学生举办减肥比赛,只要BMI超过23者即可以参加,并且以体重为计算基準,减重最多组别还有奖金,似乎打算採取「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的策略,鼓励同学一起「享『瘦』人生」。另外一份网路资料则是:2016年某直辖市政府卫生局与历年一样举办校园减重竞赛计画,减重最多公斤者或腰围减最多者有奖励,也要求各校回报全校减重总重量云云。

单看这些文宣,笔者对这种单看数字不看健康状况的比赛感到荒谬;而上网一查发现尚有许多学校单位也如此鼓励减重。基于这样的活动方式不仅可能无法促进学生健康,甚至会产生「不健康减重」与「造成心理伤害并促进霸凌」两大危害,主事者不得不慎。

不健康减重:BMI的迷思

首先,体重轻并非一定健康,体重重也并非一定不健康。比起主流价值观上的优美体态,人的「健康」更重要的是健康的饮食、运动习惯、心理健康、安稳的社会生活。

然而仅以BMI衡量人的身体质量好坏却不一定总是正确的,体育选手大多肌肉量多,照这样的标準,则不少体育队员(尤其是需要爆发力者)恐怕都超标甚多。而许多人即使体重与体型都合乎标準,体内却有过多脂肪,长期以来也对身体造成危害。青少年期荷尔蒙变化不定,身体若出现剧烈变化应需经过专业医疗协主诊断,才能判定原因。此外,部分人的体型问题,实是源于疾病或者家族遗传等个人无法控制的原因。

在只以BMI或者腰围数据为唯一判断标準的活动中,更重要的「身体组成」与「健康体态」的观念,被「减轻体重」、「减小腰围」这样的单一价值替换掉了,并可能造成学生以错误方式,如不进食、偏食、甚至以运动选手过磅时的「脱水」方式减重(脂肪的重量很轻,减「重」效果不好;水的质量重,可以短时间内降轻体重,但对身体不良影响甚巨)。其可能对青少年身体造成极大危害,亦已与原先教育目的不符,甚至背道而驰。

造成心理伤害并促进霸凌:单一化的身体美与更严重的心理压力

以「瘦」为单一美感的价值观不但早已过时,还可能造成学生心理伤害。在校园生活中不断提倡「瘦」而非「健康」,导出「胖的同学不健康」的印象,有可能促进对体态圆润的同学的霸凌与伤害。

事实上只要健康,在一定範围内的纤瘦体态或丰腴体态,其实都不应该加上「幸福」、「美丑」、「享受(瘦)」这样的价值观念。尤其是义务教育的学生心理敏感,容易受到主流价值观伤害,学生间的霸凌已然方兴未艾,教师若在执行活动时继续从上而下,「单一化」身体美的价值观,势必会加重不满自己体型的学生心理自卑,助长霸凌不同体态的人,对学生的心理卫生危害尤甚。

特别是对于体态丰腴者的人而言,一直将其身体指称为「不健康」,恐怕易造成心理层面的伤害,而心理问题也可能对生理带来影响(比如说对饮食焦虑而产生厌食症、因为压力造成消化道疾病等等)。

事实上,对于男女单一化体态的要求还存在着性别传统概念的压迫,对性别气质不同的人、不合主流性别体态的人的压迫更大,绝对不是体重这样简单的事情而已。而观诸世界,事实上「瘦」即美的价值观,甚至连「主流」美感的模特儿世界都已经捐弃,有些地区甚至禁止太瘦的模特儿走上伸展台,正式因为这样的体态会带给一般体型的人精神上的苦痛。

卫福部《教战手册》重视数据,上行下效导致目标偏离

何以有如此荒谬的政策?笔者以为,执行单位虽然不察,但是可能也是受害者,卫生福利部等相关单位订立的标準恐怕才是元兇。比如说卫福部曾在2014年6月(当时负责的国民健康署署长是邱淑媞)以菸害防制基金印製《学校健康体位教战手册》。

手册中确实提到青少年肥胖问题必须解决,也提到体重过重过轻对青少年健康的危害。但问题是实行方法上除了叫各校校长空喊口号签署「宣誓书」之外,其中还让各校订定「健康体位计画目标」,竟然有一目标是「健康减重公斤数」,计算方式为「过重及肥胖者参与活动之人数x1公斤(每人)」。

正如前述,明明BMI与体重的重量并非能完全判断体态健康与否的指标,却鼓励促进各校朝向「目标体重」前进,而不是落实对每个体重异常学生的健康状况控制、运动与饮食教育。此种以量化为中心,只要有数字出来有效果就好的官僚心态,正是造成前述两大问题的元兇。

除此之外,对于「过瘦」者的对应策略在此手册中并未有太多着墨,若以前述的指标计算方式,对于「过瘦」的人几乎没有处理。足见主事者对「过胖」的偏见远远高于「过瘦」。

单一化的身体美感:校园减重活动是否沦为「秤猪肉杀猪公大赛」?学校健康体位教战手册截图现在的减重活动无法真正「健康」

世界卫生组织(WHO)纲领对「健康」的定义,乃「一种生理、心理、社会各方面皆安适的状态,不仅是疾病的消除」。目前台湾校园内的减重活动,显然都不能真正促进生理、心理、社会三者的「安适」,并且造成国人对身体健康的错误观念。

笔者呼吁各校应该立即检讨相关活动,教育部与卫福部应全面重新检视各县市与各级学校相关减重活动的执行问题,重新请有体适能训练、医学与卫生教育、营养、心理辅导专业的人士,订定更能促进学生体位改变与身心健康的政策,并且注意不要以数字作为成效基础,宣传时也不应造成体位不同者的精神压力,才不会让校园减重活动沦为秤猪肉杀猪公大赛,没有以学生的身心健康为本位,反而造成危害学生身心健康。

(本文获台湾同志谘询热线协会林昱君主任建议与指导,谨申谢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