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职不再只是增加额外收入,而是替自己写下新的故事:这是我开车

对他来说,开车就像是种探险

「我其实是家人鼓励我才加入Uber行列的。因为工作特性,有一些空闲时间,像我跟我老婆老夫老妻的,不用在家里大眼瞪小眼,乾脆多多利用空闲时间啦!」—阿敬, Uber菁英驾驶伙伴

兼职不再只是增加额外收入,而是替自己写下新的故事:这是我开车

身为一位Uber驾驶伙伴,每天开车都会遇到各式各样,不同行业的乘客。每次搭乘就是创造一个机会,建立一个火花。你永远不会知道下一个乘客是什幺样的人,他有着什幺样的故事,他正準备要做什幺……

阿敬,从事屋顶防水工程,谈起他的载客经验,他觉得他遇过最有意思的乘客是一位二十来岁的男生,抱着一束花,上车第一句话便问「阿敬,我今天是要去阳明山的景观餐厅告白的,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在山上等我?」阿敬看着这个傻傻捧着花的年轻人,问大概要多久?

「可能要三个小时,你愿意等我吗?」

「好!我等你!」阿敬竟然爽快地答应,立刻连人带花载上阳明山去。

阿敬一面回忆一面说道「那天我在山上待了三个小时,发现原来有这幺漂亮的景观餐厅,看着美丽的台北夜景,帮助了一位年轻人,这三个小时我很有收穫啊!那天晚上我心里很满足。」

但究竟是什幺开始了他的探险?

Uber(优步)是一间在美国加州旧金山创立的科技公司。起初是因为发现很多人上班都只是一个人开车,美好的早晨便花上几个小时困在车阵里,不但无聊想打瞌睡,众多的车子开在路上也容易造成交通堵塞,同时排放大量废气。

因此,Uber设计了APP,让平时搭乘汽车通勤的乘客寻找附近的空车。此外搭车时,路线是由手机导航决定,抵达地点后直接从乘客的信用卡扣款,既省时又方便。就这样,「共乘」的概念形成了,并且「共享经济」的价值逐渐的被散播,他们希望可以藉由「共享」让资源更有效利用,达到减少污染及社会资源的浪费。

搭乘过的人或许曾有这样的经验,刚上车时与驾驶我看你,你看我,最后脱口而出「又是你啊!」,有想过为什幺这种现象特别会在Uber驾驶的车内发生吗?

事实上Uber有70%~80%都是兼差的驾驶,除了既有的工作,还会利用空闲或是通勤的时间提供剩余的车位与他人一起共乘,如此一来除了可以赚取外快,还可以扩大人际圈。这也是为什幺有不少早已是大老闆的成功人士和年轻科技新贵因为买了高档轿车,但因一个月开不到几次所以决定加入开Uber的行列。

换句话说,这些人开车多数不是为了纯粹添加一份收入,而是有其他的原因,例如前面提过爲了认识人或者增加生活乐趣和惊喜,正因为这样,开车的人与搭车的人界线不再分明,距离自然就拉近了。

探险途中最让人流连忘返的是信任

「因为工作所需,我本来就会开很多车,但加入Uber让我对开车不再感到厌倦。」—Jimmy, Uber菁英驾驶伙伴

兼职不再只是增加额外收入,而是替自己写下新的故事:这是我开车

另一位Uber驾驶Jimmy说道「我因为自己是汽车业务,有些客人如果打算买车,我就帮他分析哪个好和哪个不好,甚至已经到目的地了也停车下来继续讲,就当作与朋友分享经验。他们有些人事后还打电话来感谢我,接到这种电话真的揪甘心。」

除了与乘客交流之外,身为驾驶能得到最大的成就感之一就是得到社会大众的信赖。Jimmy分享有一次在世贸附近载一位带着小孩的妈妈到芝山路,一个礼拜之后,又遇到同一家人。这位妈妈在门口看到驾驶就马上认出,还兴奋的说「我又遇到你了!」

就在他跟爸妈聊着,发现小孩突然跳上车吓了他一跳,这对夫妻接着说「我们没有要上车啊,你帮我送到他奶奶家去,地址我已经输入了,你开到哪我手机上都看得到。」Jimmy对这样的信任感到惊讶却又温暖,好像脱离了原本生疏的司机载客关係。

还有一次,搭乘的是一位阿公与阿嬷,但叫车的却是一位年轻人。奶奶一上车便开始碎碎念着「啊这样会不会让孙子花很多钱‧‧‧‧‧‧」,Jimmy马上回应阿嬷「阿嬷,你的孙子都已经二十几岁了,你把他照顾到那幺大了,也要给他一个孝顺的机会啊,让他感觉到自己长大了,有能力照顾长辈了。」然而他没有说出口的是,其实他感到非常骄傲与荣幸,因为在这趟旅程他可以成为那个孙子「孝顺专案」的执行者。

最后他也提到每次送完小朋友或是老人家,他一定会打电话向乘客的家人报告,车内也一定非常乾净,他认为这是身为Uber驾驶的责任感,唯有如此才不会愧对于他人的信任。

在Uber,每一辆车都载着一个故事。只要你愿意尝试,车上的伙伴就像是你的朋友,与你共享通勤时分。Uber总经理顾立楷提到,有些人是经济考量来开车,有些人则是想要认识更多朋友,大家都可以在Uber这个平台上各取所需,增加收入并回馈社会。如果要创造自己的故事、建立新的友情,就来进一步了解吧。

兼职不再只是增加额外收入,而是替自己写下新的故事:这是我开车